金属研究所 | 中国科学院 | 加入收藏  
首页        俱乐部简介        特色活动        主题活动        金彩生活        联系我们
您正在访问:金彩生活
鹤乡观人观鹤
2012-12-05 | 供稿: 李峰(先进炭材料研究部)        【 】【狮子机森林舞会下载】【关闭

起了大早,打着车就去扎龙,传说中鹤居之地。大约20分钟,就被眼前的美景吸引了,黄色的芦苇在蓝天的印衬下显得格外赏心悦目。而路旁高高桦树,也慢慢飘落着黄叶来点缀着去程,尽管此桦树非白桦那般秀美,稍显臃肿,但也是极为代表的北国的色秋之意。很快就到了扎龙湿地?;で?,感觉天距离地是那般近,空气拂面时候也是清新的抚摸,匆忙换上了大眼睛,走进了湿地。一路上满眼的黄黄的芦苇,阳光之下,水面之畔之上,映衬蓝天的白云,心情也慢慢的沉没在这般中。慢慢走,慢慢看着色秋,旁边不时路过背着行囊带着三脚架色友,也有人拖家带口,顶着儿女,慢慢享受这里的空气和水畔。突然不时间,传来了鹤鸣,真的鹤鸣,举目四望不见,但蚊虫确来袭,尽管挥之即去,但不用招而再来。寻思着,这里面慢慢行,慢慢走,无国庆之人海,自然也会被自己的眼前所吸引和打动。

扎龙行走路线

图如斯如是,极蓝即景

图扎龙湿地,天格外外蓝,芦苇枯黄,水映衬下也是特别秋高气爽

图行进在芦苇从中,景色极美,小虫极多,人极少

图极美极阔的湿地,天大地大人小,无尽无极有相

 

一路沿着木桥在芦苇中曲折前行,不时与人照相,大约30分钟左右走到了鹤飞处,可以看见两只丹顶鹤在旁若无人享受着悠闲地时光,不时抬头看看水畔不断增加的人群。人也慢慢多起来,但仍然很是空旷,都很是期待着等待着飞着的鹤。很多带着长枪大炮的色友,占据有利的地形,准备着准备着。930第一次鹤飞,先是出现了带着阿拉雷帽子的养鹤人,然后忽然间看见一群鹤起,飞过了人群,尽管有着准备,但仍然被唐突的飞鹤惊到了,来得按下快门时候,鹤已经不用400焦距也可充满取景框了,也是匆匆的照了些,这些鹤很快得就回来了,落在养鹤人四周,隔着水岸,慢慢走走,那些带着修长腿精灵不时抬头看看,不时低头找找美食,也有优雅的走来走去,也有如思考状踱步回到出发地。极短时间,鹤就被养鹤人领回去了,我们也只好四散等着下一次鹤飞。人行芦苇间,在蓝天下,人斯如是,天斯如是,斯如斯时。

图广角等待中,人不动,天也不动

图鹤飞之前有两只鹤悠闲的在游荡,不时舞动让等待的人少安毋躁

图鹤翔蓝天,丹顶鹤在不经意之间飞起来了,匆忙之间飞过头顶

图飞翔之后有些累了,两只鹤跺着碎步,在众人的注目下回到休息的地方

图登高远眺,一眼都是无尽的芦苇和不尽的天空

图遇上了半个好天,登高时还可见懒懒的金色阳光费劲的透过云层

 

不能静静的等,看见一北方汉子,因为曾在芦苇荡中给他照相,攀谈起来,他带着70-200应该是最新一代的加D3,看着就是爱玩的人。他自诩一早就来了,看见晨曦中得自由的鹤,很是得意的说昨晚住在扎龙村,一早就来到这里,看到鹤一家四口,为了让照片更美,挑逗了鹤子,遭到了鹤夫进攻,得到了有鹤形的照片,当然优美而有张力。但不齿其行,我们需要敬畏着自然,体贴着自然,感受着自然,而非以自自娱来改变自然。然而也是被这个汉子一句所感动,就是玩摄影的人就需要吃苦些,这样才能得到好的照片,实际上无论啥事都差不多吧,尽管不一定最好,但一定是自己的最好。这个汉子似乎也天生善于与人交流,旁边两个mm带着pen机器,主动给她们照相也是非常有亲和力,找到一个非常有眼光的角度,给那两个mm照了相,当那两个mm说多照一下可否,他玩笑斯说,相信我吧。

图那个辛苦哥,就是蓝色冲锋衣那个汉子

 

这次似乎等待时间也很长,人也越聚越多,很快就满眼都是等待的人了。有了上次鹤飞经历,这次选择位置,可以看见鹤飞路线,而且可以照到最好鹤形。与前次相同,先是出现了带阿拉蕾帽子的养鹤人,也是不经间鹤起,这次鹤比上次多了许多,也许是因为人多了许多原因吧。鹤被人养着似乎不愿意多飞,明显带着表演的成分,这次稍微夸张的飞行了一个圈子就回到了远处,围拢和聚集在养鹤人周围,似乎是完成了任务。人也似乎得到了满足,完成任务,慢慢散开,不时滴评价着。

图鹤飞起来了,角度要好不少,鹤好像速度慢数量也多一些,也是轻轻飞起,轻轻飞过

图飞起也要飞回,鹤们似乎也要减肥了,有人的地方就需要减肥啊,只是飞了一个小圈子就急不可待往回飞了

图围观与被围观,人道是人,鸟道是鸟

 

我和友人也匆匆离开了观鹤处,上了游船,又见鹤飞,这次远看比近看发现更加优美形态,而且这次鹤飞过了人群,被飞过的人发出啧啧之声。船很快就开了,在开拓了芦苇的水上行进着,这里的水真清啊,水也不深,不到一米的样子,一眼可见底部绿色水草。一路上,不时有野鸭被船惊起和打动,飞快的远离着小船,还有凤头,一种被人告知的水鸟,也在水面上自在的游着,但没有象鸭子划过水面,慢慢的戏着水。这时太被浓浓云遮挡住了,风也似乎有些凉,两旁芦苇因为天变得阴沉也显得不够鲜亮了,色秋有些褪色了。行船越20分钟靠了码头,走了很快就到了出口,我的鹤乡就慢慢落在身后了。

图一望无际的芦苇,人小树小天高,云不淡

出了扎龙湿地?;で?,不远就是扎龙村,公车到了扎龙村,下了,找了一家很新小店下来午饭。到鹤地的出租车司机说这里野鱼很有名,馋虫自然起啊。进来小店,还是蛮干净的,但只有一对身穿迷彩衣服的南方人再吃饭,我们点了鲫鱼和笨鸡蛋,开始慢慢品尝起来,这里的笨鸡蛋重油炒过,味道新鲜,也许饿了,尽管盘子很大,但吃得也很快,稍后上了刚刚从饭店旁边池塘中捞出来的鲫鱼,鱼很小一扎多长,鱼肉味道极好但也很少,因为这里做鱼除了瞟外尽然不清理其他的,还有箕子米饭,也是很香。吃完了饭,与穿迷彩人攀谈,他们是安徽的,来开重型机械,在当地施工,不过也很奇怪,为啥从那么远的地方来。他们问了去鹤地情况,来了有一段时间,尽管就在鹤地旁边施工,但还没有去看过。离家了,好像景色也没有吸引力吧。感伤中。

不经意一抬头发现昏暗的天空中开始飘落雨丝,开始很小,慢慢变得大些又大些了,很是庆幸啊??赐炅撕紫掠?。雨天公车也慢了许多,经过了两三个时间的间隔,终于有了看见了公车,真是拥挤啊,背着包很难上啊,好不容易和友人撑上了车。一路挤着回到了火车站,雨停了稍微放晴一些。

稍微休息了一下踏上回哈尔滨的火车,火车一路向南,尽管还没有到日落的时间,又开始下雨了,天也很快的就黑下来了,再次路过大庆也不能注意磕头机了。

文档附件
相关信息

中国科学院金属研究所 青年职工俱乐部 版权所有 辽ICP备05005387号